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6 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雷人”话语两会少见 中共宣传异象纷呈


2018年3月9日,上海一家电影院里的《厉害了我的国》影片海报。当局组织中国人去电影院观看这部颂扬共产党和习近平的宣传片 来自公司和政府机构工作人员的大量观看,使票房收入大增,国有媒体称其是该国有史以来收入最高的“纪录片”。

每年3月上旬中旬,在中国共产党掌控的中国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有中共政治花瓶之称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举行年会之际,也是所谓的“雷人”言论频发的季节。今年的人大政协两会期间,来自两会代表的给中国公众和网民娱乐的“雷人”言论相对较少,但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小报《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3月9日发表的一则长微博在中国网民看来够“雷人”,在观察家们看来则是显示了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的宣传新趋势。

“雷人”是中国民间的说法,通常是指官方的人发表的令人匪夷所思的胡言乱语,令人感觉犹如五雷轰顶,不知所措,哭笑不得。往年在人大政协两会年会期间,中国的官方媒体会报道两会代表的“雷人”言论,给中国的公众和网民带来娱乐,带来议论和嘲讽的话题。

往年的两会期间的“雷人”言论包括建立全民道德的档案,房价每平方米卖1000万元也合理,需要立法扣除工资一部分用于慈善事业,等等。这些“雷人”言论使中国公众纷纷议论人大两会的这些所谓的人民代表或民主党派人士跟公众多么遥远,他们的言论多么荒诞。这种局面给中共当局带来难堪。近几年来,中共宣传部门反复对中国媒体发出指令要它们不要再报道“雷人”言论。

于是,在今年两会期间的“雷人”言论相对稀少。

但在3月9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发表一则长微博,声言中国在中共的领导下非常强大,否则,“人民币如今贬到10几块钱兑换1美元,甚至20块钱换1美元,本是大概率事件。”

胡锡进的说法引起了中国网民的纷纷议论。因为中共当局通过操控汇率谋求外贸好处的问题一直是美国与其他贸易伙伴对中国长久以来的抱怨,而依然没有完成的美中两国为了结束两国之间的贸易战而进行的谈判的一个棘手问题就是美国要求建立强硬强大的机制可以制止中国当局通过操控汇率来谋求贸易好处。

就在胡锡进有关人民币很可能大贬值贬到10几块钱兑换1美元甚至20块钱兑1美元的“雷人”言论发表一天之后,中国中央银行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人大的记者会上作出承诺说,中国决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的目的,也不会用汇率来提高中国的出口。

实际上,中国操控货币汇率利用货币贬值谋求贸易好处一直是其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关注的问题。特朗普总统从竞选时曾批评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还曾把中国称为是操纵汇率的“冠军”

在纽约的政论杂志北京之春的荣誉主编胡平说,胡锡进在其长微博中谈到中国的货币汇率问题时一下子暴露出中共本来应当隐藏的东西,这就是中国的货币汇率是中共当局肆意肆意操控的;此外,中共当局肆意把所谓的低端人口驱赶出城市引起中国公众的愤怒和寒心,胡锡进却扯谈其他国家的贫民窟问题;中共当局在西藏、尤其是在新疆对少数民族实行压迫导致国际间的谴责,胡锡进却扯谈中国边疆民族问题,可以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简直像是给跟中共当局玩高级黑。

胡平说,“为什么说有高级黑的嫌疑呢?因为他是以正面歌颂肯定的语气在说话,实际上,客观上成了一种批评,一种揭露。但从另一方面你又很难说胡锡进是有意这么做的。”

中共宣传部门近来强调禁止对中共玩所谓的“低级红、高级黑”,也就是利用中共的话语来黑中共当局。胡锡进的微博发表之后,许多网民认为这是他在玩“低级红、高级黑”。

中国独立评论人士江棋生认为,胡锡进的言论很有趣。他说,“他的本意倒不是高级黑。他不可能这么坏吧。但事实上他起到的作用确实是这样。他等于是在客观上帮了当局的倒忙。”

江棋生以胡锡进谈所谓的其他国家的贫民窟为例指出,其他国家大城市有贫民窟虽然不是好事,但毕竟还不是不准贫民在大城市生存,中国则是干脆禁止当局所说的低端人口在大城市生存,这是非常可耻的事情,让中国当局也感到可耻。

江棋生说:“像胡锡进这样还拿这个东西来吹的,很少。当局还这么做,但不怎么吹。胡锡进不知道出自什么动机。这个我们也不好猜测。像他这么吹还拿来恶心别的国家的,那真是很少。”

北京之春荣主编胡平认为, “低级红、高级黑”在当今中国成为一种势头,一种气候,让中共当局也感到头痛,其实根源在于以习近平为首的现在的中共当局跟过去的中共当局有明显的差异。他说:

“现在的中共确实跟毛时代有不一样。因为在过去的毛时代,中共有它那套意识形态,有它的一套前后一贯、多少能够自洽的一种说法。现在的中共则完全没有这种东西。根本就是自身充满了自相矛盾。如果说中共政权除了暴力就是建筑在谎言之上,那两种谎言也是不一样的。前一种谎言有它的连贯性和系统性。”

胡平指出,先前的中共政权还追求谎言的连贯性和系统性,现在的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权则已经不在乎这些了。胡平以中国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在揭发最高法院千亿元大案卷宗丢失之后被迫在电视上认罪说是自己盗窃了卷宗为例说,现在的中共当局的宣传已经不在乎你信不信了。

在王林清显然是被电视认罪之后,一位中国网民讽刺道,“王法官监守自盗后,积极要求上级调查卷宗被盗案,甚至逼着领导查视频,…反观上级领导不急不忙,拖拖拉拉,于是王法官终于死气白咧地向媒体曝光了此事。这智商超越了人类的认知极限,看来不傻的(像王法官一样)不能读博士呀,更何况是博士后。”

多年观察中共宣传演变的胡平说,自中共新党魁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的这种赤裸裸的根本就不理会公信力的宣传可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当今中国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是因为在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主政时期,那些中共领导人对中共的意识形态没有自信,所以并不强调正面宣传,只是努力禁止批评声音发声,而习近平则不同,他声称有四个自信,强调正面宣传。胡平说,

“这种强调又跟毛泽东时代很不一样,它更多的是表现出我是流氓我怕谁,就是说‘看你们服不服吧’。它有时候会字里行间透露出这种流氓气,这种霸气。所以他这种高级黑我们很难说胡锡进他是有意为之,是也有不满,是间接地委婉地揭露呢,还是他认为我们中国就是这个样子,看你怎么着。很难说胡锡进究竟是出于一种什么动机。但效果上确实是有高级黑的效果。而这种说法之所以能够出现在习近平时代,也就进一步说明了这个时代的流氓气、霸气显得都比先前更为露骨。”

胡平认为,眼下中共的诸多自相矛盾的宣传不管是否是“低级红”还是“高级黑”,都有助于外界进一步认清今天的中共掌控下的中国就究竟是怎么会事。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